这是广州的城市“新名片”,请多多指教!

说起广州,首先会想到什么? 四季常开的鲜花? 琳琅满目的美食? 灯光璀璨的小蛮腰? 这些耳熟能详的城市地标, 收纳着生活的趣味和烟火气 让很多人感受到,广州是温暖的归宿。 广州沙面。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摄 广州不仅只有“温柔”的一面, 尤其当世界科技强国号角吹起 广州则显得激情澎湃、努力坚毅。 广州不仅承载着千年商都的荣耀 也迸发着科技创新的巨大能量。 让我们一起认识一下 广州的城市新名片“科技创新”, 一起感受一下 广州藏在心底的这份科技报国的豪情。 华为的5G高清VR吸引嘉宾体验。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骆昌威摄 低调务实的广州, 科研底蕴至强! 基础研究决定一个国家科技创新的深度和广度, “卡脖子”问题根子在基础研究薄弱。 基础研究站得稳不稳, 站得牢不牢, 直接关系我国科技创新发展的未来 基础研究要有十年磨一剑的专注精神, 潜下心来把冷板凳坐热, 这种精神和广州低调务实的城市性格一脉相承。 在这条道路上, 往往伴随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与艰辛, 广州一直在专注基础研究的道路上前行, 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世界最古老的古人类遗迹点 广州科研团队发现! 由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朱照宇、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慰文和英国埃克塞特大学Robin Dennell领导的团队,在陕西省蓝田县发现了一处新的旧石器地点——上陈遗址,将人类生活在黄土高原的历史推前至距今212万年。 2018年7月12日,西安,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新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址——上陈遗址。 而此前,国际上公认的非洲以外最老旧石器地点是格鲁吉亚的德马尼西遗址,年代为距今185万年。上陈遗址成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古老的古人类遗迹点之一。今年这被科技部基础研究管理中心列为“2018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之一,鲜为人知的是,这是研究团队是花了13年才有了的进展。 广州女科学家在国际上 为中国超算事业发声! 广州超算中心主任卢宇彤当选2019年国际超算大会主席,这是国际超算大会1986年始创以来,首次由中国学者、也是首次由女性科学家担任这一职位。 卢宇彤当选大会主席的背后,是中国超级计算机被世界的普遍认可。大会现场发布的第53届TOP500榜单显示,来自中国的神威太湖之光以及天河二号A超级计算机位居榜单第三、第四。如今,位于广州市的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更是争取向“E级”计算进发。 广州超算中心,“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摄 不断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是对完美的追求与付出。“‘天河二号’系统完成研发的时候,国外同行特别诧异,觉得我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但我们一直比别人多花三倍的时间工作,没有假期也没有周末。我们最终选定的方案,往往是在几十个方案中,经过遴选、实验、调试和验证才选定的。”卢宇彤说道。 如果说弯道超车有捷径的话 唯一的可能就是抓住自主创新这一法宝 全球领先的直流输电技术 在广州诞生! 我国能源资源与电力负荷分布极不均衡,80%以上的能源资源分布在西部、北部,70%以上的电力消费集中在东部、中部。发展大容量、远距离、高效率的输电技术是我国能源电力跨区域大范围优化配置的必然选择。 在此背景下,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立浧首次提出发展特高压±800kV直流技术。这项技术是世界首创,国内外没有可借鉴的经验,面临特高压、大电流下的绝缘物理特性、电磁环境、设备研制、系统控制等四大挑战和难题。 这一想法提出后,曾经遇到了不少的质疑。但李立浧认为,不能因为技术难度大、此前没有相关经验就放弃。他带领国内数十名专家,通过160多家单位联合攻关,研制了13大类73种主要电气设备,获得关键技术141项,创造了37项世界第一。 云广特高压直流工程输电线路。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摄 从2004年开始技术研发,2006年我国开始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建设。2009年12月底,云南-广东特高压±800kV直流示范工程单极投产,2010年6月全面建成。 项目的成功,显著提升了我国电工装备制造的自主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电工装备成为中国制造的“金色名片”。“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也荣获2017年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实现省、市牵头完成特等奖项目零的突破。 攻克关键核心技术, 可燃冰是广州瞄准的目标! 广州从来不缺乏 克服艰难险阻、勇于实现梦想的“精气神”, 面对关键核心技术的卡脖子, 广州要有更大的作为。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摄 今年3月,广州市政府通过了《广州市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实施方案》,标志着广州启动实施重点领域研发计划,广州将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海洋等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着力攻克一批“卡脖子”关键技术。 可燃冰这种藏在深海的能源给人无限遐想。如果可燃冰未来能够实现大规模开采,将极大地改善能源结构,提升我国能源安全保障和市场话语权。但是可燃冰的开采仍存可能导致海底地质灾害、海底大量温室气体涌入大气等风险。 可燃冰试采作业平台。 广州市南沙区,冷泉生态系统大科学装置正在建设,它将有效解决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商业开采中生态环境保护的“卡脖子”难题,可实现全球范围内首次对可燃冰成藏、发育、开采、气体采收和输运的全过程进行长周期、原位、实时观测、实验与模拟仿真,并且探索极端环境生命过程,为安全、绿色开发可燃冰资源提供科技支撑。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天然气水合物钻采船(大洋钻探船)已获得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以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为法人单位的的“实验6”新型地球物理综合科学考察船也已经正式开工,该科考船既能开展近海浅水区、南海岛礁区的科学考察,又具有在大洋中脊、深海沟和深海海底热液口等极端环境下探测和取样能力。 50年代共和国的石油城市是光荣的,他们让中国摘掉“贫油”的帽子。如今的广州将延续自己的荣光,助力中国在能源革命中闯出一片天地。 市场活跃的广州, 也是产业尖端的广州! 国家的竞争也是企业之间的竞争, 随着国际贸易形势的日益复杂, 企业代表国家参与竞争的属性也越来越强。 广州作为市场化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 也是企业成长的沃土。 但是这片土壤 已经生长出越来越多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连续三年快速增长,实现年均增速88.5%、总增长5倍的“广州速度”,2018年总量超过1.1万家,居全国城市第三。截至第三季度,完成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备案入库的广州企业共有8303家,约占全国入库总量6.9%,占全省约50%。 中新国际智慧产业园。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摄 中小企业迅速发展,与孵化器提质增效密切相关。近期省科技厅公布的2018年度广东省孵化器和众创空间运营评价情况,我市32家孵化器和29家众创空间获得A类评级,数量均居全省第一。 “中小企业能办大事!”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 在广东考察时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肯定。 广州正涌现出越来越多一批 低调而专精于细分领域的企业。 他们体量不大却已是国际龙头, 已经触摸到全球技术的顶点。 全球首款石墨烯电子显示屏 首台国产质谱仪, 诞生在广州 被称为“黑金”的石墨烯作为目前发现的最薄、强度最大、导电导热性能最强的一种新型纳米材料。广州奥翼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率先将石墨烯用于显示技术,研制出全球首款“石墨烯电子显示屏”。 质谱仪器通俗的比喻是“科学仪器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属于最高端的仪器之一。广州禾信仪器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研发首台国产质谱仪,多项质谱技术及产品填补了国内甚至国际行业空白,还创造了中国大型尖端科学仪器首次出口欧美的历史。 开创了国内第三方医学检验先河的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连续16年领先行业,检验结果获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认可。 电磁屏蔽膜是智能手机、汽车电子等电子产品不可或缺的原材料,此前只有日本的少数企业可生产技术性能稳定的高端电子屏蔽膜。如今的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已是国产电磁屏蔽膜龙头,业务规模位居同行业国内第一、全球第二。 科技企业生于科技、长于金融 广州为他们提供茁壮成长的环境 去年,广州市超过4000家高新技术企业享受国家高企税收减免政策,已有超过12000家企业申请了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为企业减税额超过100亿元。 广州也正在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等难题。截至目前,广州市科技型中小企业信贷风险损失补偿资金池合作银行已增加至23家,共为全市1415家科技企业提供贷款授信超196亿元,实际发放贷款超过123亿元。 广州减税降费在行动。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摄 广州也在大力推动广州市科技企业对接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建立含170家企业的上市后备企业库。如今方邦股份已成功上市,中国电科院已获证监会同意发行。 7月22日,广州方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鸣锣上市,成为全国首批登陆科创板的25家公司之一,证券代码为“688020”。方邦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苏陟说,尾号“020”与广州市区号一致,这是公司特意挑选的。因为“从创立公司到登陆科创板,广州市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借此表示我的敬意! 改革先锋的广州, 也是创新潮涌的广州! 敢于领航,大胆创新, 是广州这座改革开放先锋之城的性格。 广州正在探索建立 既符合科技创新规律 又适合市场规律的科技创新政策体系, 破除创新要素资源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 通过突破制度限制, 释放科研活力。 新型研发机构经费使用 有了“负面清单”! 起源于广东的新型研发机构,被称为我国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改革的“实验田”。2019年,广州市新增18家省级新型研发机构(包含6家高水平创新研究院),总数达到68家,增量和总量继续保持全省第一。 广东省大湾区集成电路与系统应用研究院院长叶甜春表示,“新型研发机构,是指通过体制机制创新释放活力,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与区域经济发展需要,瞄准国际领先水平,攻克关键技术,推出一批高水平的科研成果,从而支撑和支持企业的创新,提升企业竞争力。” 今年3月,广州市出台了《广州市合作共建新型研发机构经费使用“负面清单”(2019年版)》。相对于以往的科技经费“正面”管理,“负面清单”只要“无禁止即可行”,研发机构只要不违反禁止条件,可依实际情况使用财政资金。“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新性和前瞻性的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可以算是首创,而且值得进一步推广。”叶甜春表示,创新研发过程中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过去,各种各样的管理规定往往捆住了大家的手脚,‘负面清单’解决了创新机制体制中的大问题。” 创新需要的最重要资源,是人! 广州正施“广聚英才”等人才计划 目前已发放“广州人才绿卡”5900多张,其中来自欧美发达国家和港澳台地区人才约占13%。在穗工作的诺奖获得者8人、“两院”院士98人,国家级高层次人才490人。 暨南大学-伯明翰大学共植友谊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鹤涛摄 目前广州的科技工作正在加强国际化合作,目前与12个国际高水平研究院所、高校建立合作关系,建有诺奖创新中心8家,国家级、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67家,省属单位的国家级、省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达126家。 广汽集团、万孚生物等行业龙头企业在境外设立研发中心25家。2019年10月23日,广州市政府与英国伯明翰大学再次签署为期5年的合作框架协议。 从过去到今天, 广州的科技创新之路从未停止。 从今天到未来, 广州的核心技术突破将持续不断! 广州从来不缺乏克服艰难险阻、 勇于实现梦想的“精气神”! 追赶超越铸辉煌, 科技广州进行时。 科创就是广州的城市新名片! 文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龙锟、方晴 图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骆昌威、苏俊杰、杨耀烨、高鹤涛、王维宣

Post Author : admin

Related Post